庸才泰迪,上台鞠躬。



更新随缘,撒粮从心。
慢工出细活骨灰级信奉者。
大秦丞相李斯脑残粉。
学文的艺术工科生。

Teddy!!!!!!

+

道歉信

我觉得我必须解释一下那些明信片
对,就上个月还是这个月发的那一条
我前不久把明信片写完了
然后我不知道它们被我夹在了哪本书里面
直到今天我还在努力且崩溃地翻找中
啊啊啊啊啊啊
当初留了地址的朋友们
如果看到这一条
请保持对这张明信片的耐心等待和不屑一顾
因为我即将出门去学校
而且还没有把它们找出来
(如果你们明年意外地收到了一张明信片,请不要奇怪……)

在此对于辜负了各位的诚意表示抱歉

今日含泪一问,我是傻子吗呜呜呜呜

+

没搬家以前,家门口地铁站有时会有卖唱艺人。卖唱艺人不少见,少见的是他们是豫剧老艺人。
因为村中老剧团难以维持经营而解散,两位老艺人南下广州卖唱谋生。
可见戏曲苟延残喘到了何等触目惊心的程度。
想起裘继戎裘公子无奈地冷笑:“京剧早就死了。”
既是见到则想负责,又发现无能为力,是不是只好视若无睹?
“这样的事,以后还多着呢。”

+

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
+

你有脑子,是用来思考的,不是送给营销号的。
你有眼睛,是用来读书的,不是黏在网络上的。
你有良心,是用来同情受害者的,不是用来攻击无辜者的。
你懂历史,是用来反思的,不是用来再次制造某革而不自知的。
是谁充耳不闻不听不看不说搬弄是非胡搅蛮缠,我们还能认识自己吗?

+

是不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撕逼啊?????

+

今夜谈谈抄袭

说是谈谈吧,但其实我就是推一期节目吧。
窦文涛主持的《圆桌派》三期的一集,嘉宾都非常专业。
链接在评论,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的朋友自取吧。

就我个人而言,确实很关心这个问题。就是,抄袭的边界是什么?

以及,我一直担心的——边界如果越定越宽,很多作家的创作自由度会严重受影响。


还有一个我最近碰到的例子,为什么抄袭者往往不道歉呢?


甚至有一个网文写手应该比较关心的问题,就是,抄袭软件的问题。


碰巧看到了一篇关于影视抄袭的,也是最近大火的问题,报道里拜访者的态度也比较专业诚恳,一块贴在评论区了,需要者自取。

+

苏武放牧于北海,今日的贝加尔湖畔,下雪的时候是不是很美,他有没有很寂寞,又或者心静如水,只是想把今天的羊清点好。

+

老熟人在别圈被爆了,我好快乐


为了让我的幸灾乐祸更明显,抽个评论送明信片吧

(没钱十八线小写手难得的福利)

(走过路过捧个场啊)

(求你了)

(抽几个我没想好)

(万一都送呢)

+

[叶蓝]《空调、4G信号和信息素》

-投喂一下纳鹿老师@Gurunaruiii 

-我流abo+校园:这次不打游戏了,谈人生,和朋友,和男神,和自己。谈完了拍拍屁股,起身上路。

-非常轻松的小故事,复健打发时间,重度ooc。

“这是个很明亮的开始,太阳能维修,月亮可更换。”

文/泰迪

01 空调

众所周知,空调是人类的生命拯救者。

尽管氟利昂摧毁了大气,使得现在地球的温度越来越高,但人类是宽容且健忘的。我们没有责怪空调,而是毅然决然地投入了它的怀抱。

这间宿舍现在也正处于被空调冷气包围的地带,21度的空调吹起被贴在风口的纸条。
纸条哒哒作响。
正当这张纸条准备再为观众展示一个漂亮的侧空翻转体时,一只手让它奥运体操梦梦碎今日——此时盘腿坐在...

+

引经据典是要信手拈来,闲庭信步,杀人于无形才叫有文化。就像古龙老师写青山寺,“青山寺在青山上,青山已在斜阳外。”区区7个字,语言用得出神入化。
而有的人用典故,却是在脸上抹了两块胭脂,就来充门面了。越是繁花似锦,越暴露内涵空洞。

整理一下感想

+

【闲扯】中国历史悲剧十五题

我要转出来请大家吃刀子

秋蝉梧桐:

请自觉按脑补对号入座。


1:以鲜血祭与改革成果的变法者
2:统一大潮之下各地域的反抗者
3:被时代抛弃的既得利益者
4:消失的少数民族
5:他人英雄故事里作为陪衬的牺牲品
6:自诩才高却郁郁不得志的文人
7:被鸟尽弓藏的臣子
8:折戟江淮的北方君主
9:南渡的北人
10:功高忌主的英雄
11:在权力博弈中堕落的君子
12:彼此背离的昔年故交
13:天祚已尽
14:江山沦亡
15: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

+

文手的生命是极为脆弱的,但凡沾上半点和借鉴抄袭有关系的东西,就会迅速凋落。
有的时候,不是她要犯错,而是在三人成虎中“犯错”。谣言从来有鼻子有眼,是非清白如何能辩得清呢?
更何况,一个人犯了错,自有规则法律为公道。犯了什么错,该受什么惩罚,应该白纸黑字清清楚楚。为了私仇,“我看不顺眼”,“我就是不喜欢”,“她们的行为我看不过眼”这一类荒谬的理由,而通过大肆宣传此人抄袭或者借鉴来攻击此人,其实和他们口中的“卫道士”又有什么区别呢?
我们看武侠,总是很讨厌有些“正道人士”以“斩尽魔道”之名围攻主角,其实很多时候,正道人士是不觉得自己有错的,因为他们是“替天行道”。说到底,谁又有资格“替天行道”?人治时期...

+

推部剧!!!!
《东方华尔街》
不多说,看剧就好。

+

我是不是很久没有更新了?
我跟你们讲,我这个月有掉落
是不是很惊讶,居然这次掉落前有预告了。
不要惊讶
因为这次的掉落不好吃,甚至有点啼笑皆非,但我舍不得它😂
如果一个产品不好,商家应该给打折
所以我这个产品不好,我应该给预告😂

说了那么多,就是想找你们随便聊聊天…………

+

我要去做温酒斩华雄的关云长了😉

+

😂😂😂

+

当有人提醒你注意生命安全的时候,你可以选择听从他的意见或者不,至少关注点应该在“生命安全”上,而不是火急火燎地上升为意识形态错误并觉得对方提醒你是错的。

很多人用《默读》里的一句话回应,“你可以教孩子防备陌生人,提高警惕,但不能让她怕穿碎花裙子,不然要我们干什么用。”

我想用同书的另一句话回应,“知道害怕是好事,因为美好的东西就像瓷器一样,对它们来说,最危险的往往不是在房间里乱跑的猫……是瓷器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易碎。”

治安建设和安全防范教育可以同时进行,并不是冲突的。营销号着急着混淆逻辑,让你下意识反感安全教育,那么最后受到伤害的是谁?
反正不是屏幕背后的人。

我希望你永远用不到警方的忠告,永远不会遭...

+

今天看知乎,记了一个评价李斯老师的答案:

一楚地小吏,于乱世中成就千古第一帝国,辅佐千古一帝,身为千古第一相,然后身死国灭。此生足矣!

答主好会讲话23333
这么看来倒还真有点“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”的快意了。
哎……不记得第多少次看着李斯的功绩和后人对他的评价想,大丈夫当如是了。

+

我需要至少清理掉十个公众号并且卸载微博,才能保证内心的平静,重新想起来自己所热爱,所追求,所向往的生活。
信息使人爆炸,贩卖焦虑的生意比往常更好做。

+

小心翼翼

叶述怀:

偷偷摸摸转一次😂

谢畦:

突然好奇……?(要是冷场了就偷偷删掉,一点也不尴尬!)

九宴WUTAGE:

emmm八成是沒人回但是轉一下

无毛老满线下刷题:

大白鼠饲养员:

快说!(拔刀

卖安利王子丢斯特:

从文字看得出来吗😂?

九聿:

很想知道……

云迦:

我也想问23333

      ...
+

除草

自从某摇滚乐队的枸杞杯火了,叶修常常收到粉丝送的枸杞。
叶修:……我是退役了不假,但也才三十来岁好吧,还没到中年危机的时候好吧啊喂。

+

一份新鲜的安利

FBI Warning:
本文主观色彩非常严重,可能引起强烈不适,请非战斗人员尽快离开现场。

春节时本着“既然我可以熬夜学习,辣么我也可以熬夜玩耍”的原则,看了本历史原耽,写得是穿越成赵高的某人和胡亥这对,尽管我对主cp的恋情没有任何兴趣,顺便强调一下,胡亥赵高一生黑喵哒谢谢,但这文真是再次燃起了本人作为李斯迷妹的热血,决定写一篇垃圾文向大家安利我这位旷古帅气的爱豆。

推一下,这篇文叫《权奸》by月神的野鬼,我个人认为标题起得非常失败且中二……完全不能表达这篇文给我的惊艳……尽管很贴切……我看文真的非常痛苦,喜欢的作者写了你讨厌的人物当主角还拆了你的cp,但你真的很喜欢她的文字,哎我可歌可泣的悲情故...

+

1月的时候发过一条lo以自省,来自鲁迅先生写在《坟》一书的后记,“还记得三四年前,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,从衣袋里掏出钱放在我手里,那钱上还带着体温。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,至今要写文字时,还常怕我毒害了这类青年,迟疑不敢下笔。”
毒害时有发生,不是来自先生,而是来自读着先生的书长大,受过先生思想荫蔽的后生。我为民族的未来感到担心。
看到、听到,不想沉默,键盘的声音也是声音啊!

叶述怀:

言语带来的鼓励与伤害,远远大过我们的想象。


我素来是羡慕佩服那些年纪轻轻就能写出一手好文字的孩子们的。但这种羡慕佩服,从来不包括走歪的文字。


近来听说的某件事,即便我不知道具体的细节,也...

+

以前转过一条永不涉及恋童,最近看到听到一些更加恶心的事,再转一篇类似的以示态度。在任何情况下,绝不使用文字宣传鼓励违法犯罪行为。
有喜欢那种梗的朋友们,请务必拉黑我,并在此献上我真挚的祝福——愿你所做下的恶,你鼓励突破的道德,都将加倍回到你的身上,你将自食恶果。

当我每次想到写下那些文字的人,支持她们的读者,将是未来社会的中流砥柱和孩子们的家长,我就不寒而栗。

老墨鱼:

       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,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。


 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,我只说我看到的。文章情节是这样:...

+

“文化的改革如长江大河的流行无法遏止,假使能够遏止,那就成为死水,纵不干涸,也必腐败的。”
——鲁迅 《且介亭杂文二集·从“别”字说开去》

+

醒狮点睛,一点天庭,福星高照
大吉大利啦各位!

+

[叶蓝]《今日冇热水供应》

-我流校园,送给可子老师@对酒忽暝 生日礼物被拖成了新年礼物,感觉自己也是很棒棒了👏🏻

-BGM:John Grant-Marz 不要点了这里没有外链

-傻白甜,用了《七月》(见首页)里的一点私设

文/泰迪迪迪迪迪迪←冷得

迫近“冬大过年”(冬至),广州终于跑步入冬,进入了气温个位数时期。

晚自习下课才五分钟,教室已经溜走了大半人。冬天不是读书天,高三考生也没有几个有毅力耐得住寒风的。

笔言飞塞好书包,径直走向许博远桌前,敲了敲他的桌子。

“老许,你还不走?”

许博远从数学卷里抬头,满脸茫然:“宿舍楼十点半才关门,我那么早走干嘛?”

“……”笔言飞忍住想咆哮的欲望,“我的亲大佬啊,今天没热水,各回...

+

在一起快三个月了,叶修一直对厨房的事由许博远操劳感到愧疚。
他向小许同志提出了请求入主厨房的心愿,怎么说厨艺也是能喂大苏沐橙的人嘛!这点自信,叶修还是有的,起码能熟。
然并卵,许聚聚十动然拒。
彼时许博远正干脆利落地削土豆皮,准备熬汤,漫不经心地回答:“放过我不好吗?你炒菜下糖的杭州口味,简直是在谋杀我的味蕾。”

+

回程的高铁上捣鼓了点东西

二笔视角~

老蓝蹲在旁边问我:“那谁不是还来过一趟?”
我想了想:“没来。我困死了,有烟吗?”
他犹豫了一会,掏出来抛给我:“从老叶那里没收的,少抽点。我不抽你二手烟,走了。”
“拜。”
我嘟嘟囔囔地,把盒子倒过来,陶腾了好几次才把烟取出来。“借条烟都被秀恩爱,受不了。”

+

© 君子爱财 | Powered by LOFTER